11/15(二)天氣陰雨

今天是interop的最後一天,預計中午左右會結束,然後今天晚上我們就要飛去巴黎了。早上我跟他們一起去會場,因為我要去附近的MedienHafen拍照。(城市導覽手冊翻譯成"媒體港",總覺得這個翻譯怪怪的)

會場附近有一棟幾乎是全透明的建築物,這棟建築物獲得"歐洲最好的辦公建築物"獎。第一次看到這棟建築物時,覺得很壯觀,採光一定很好,不過夏天時,太陽直射不會很熱嗎?(這張照片是11/09拍的,那天陽光很大,整棟建築物好像快變成隱形狀態)


再往萊茵河走,就會看到MedienHafen,看起來像是一個港口,停靠很多遊艇,港口的旁邊有一排具有特色的建築物,是由一群富有盛名的建築大師Frank O. Gehry、David Chipperfield、Joe Conen、Steven Holl和Claude Vasconi等人設計的。(這些人我都不認識,照著手冊抄下來的)

這棟建築物是手冊上有介紹的,叫做「Gehry-Bauten建築」,建築大師Frank O. Gehry設計的(後來用google查了一下,這個建築師非常有名喔~),看起來歪七扭八,不知道當初為什麼要這樣設計


拍完這些奇特的建築之後,我想去火車站附近晃晃,之前常去ImmermannStr(日本街)吃日本料理,但是一直沒在白天的時候去過那裡,我很想去那邊晃晃,看能不能遇到更多日本人。不過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小雨,我只好回到國王大道附近,想說有商店就可以躲雨,走著走著看到昨天的蛋糕店,昨天我跟Sasan說我去這家店買蛋糕,不知道是不是她推薦的,她看了我的照片說不是那個,她說名字叫做「夏綠地」,是這家蛋糕店的招牌,所以今天我就直接問店員,她們店裡最好的蛋糕是那一種,店員說的名字聽起來就像「夏綠地」,這次應該沒點錯吧

因為外面在下雨,我點了一杯咖啡搭配蛋糕坐在店裡享用,這個蛋糕吃下去的口感十分的細密,好像在吃慕斯,配上酸酸甜甜的草莓醬,非常好吃,一個3.x歐元。


坐了半個多小時,雨還是下個不停,不過一直耗在這裡也不是辦法,所以我就開始逛國王大道上的商場,不小心走進一條小巷之後,讓我發現了BRIC'S專賣店,這個牌子也是Sasan介紹的,她說是義大利品牌,我進去看了一下,覺得材質摸起來很軟很舒服,我看到喜歡的顏色,加上樣式不錯,可以提也可以背,所以就買了

買完東西,我回飯店等Jimmy跟我聯絡,因為一日卷在我身上,我要去會場接他們,不過我從十一點半一直等到下午一點半多,才收到簡訊,等好久喔
接他們回來之後,我們想去吃冰淇淋,就是上週六Sasan要帶我們去吃的那家店,走到了那邊,發現那家店沒賣冰淇淋只有賣巧克力,我們以為找錯家,又在附近繼續找,還打電話問Sasan,後來問了香水店的店員,她說因為天氣太冷,冰淇淋只賣到十月底,最後只好去星巴克喝咖啡。在喝咖啡聊天的時候,我拿出了我的戰利品給婉婉跟Gary看,他們都很有興趣。所以雨停後,我們又跑去逛BRIC'S,然後婉婉跟Gary也買了

買完東西時間也差不多了,該回飯店拿行李了,拿行李之前我先去藥店領蜂王液,店員送我好多sample我們要搭的飛機是八點半起飛,領完行李後,還不確定要做S-Bahn還是要搭計程車,所以先去HBF買一些熱狗堡、Doner飽腹,吃飽之後決定搭計程車去機場。

去機場的時候,路上車子很多而且一下就到了,所以沒機會體驗無速限的高速公路,真的很可惜,杜塞道夫的機場是國內線機場,規模不大,但也很有現代感。


機場內還有展示跑車,我看到一台馬3跟這台福特的XXX


接著就是通關,這次通關的時候,我的la new鞋居然會嗶嗶叫,還被請到旁邊把鞋子脫下來檢查。到候機室後,在等待的時候,我突然想到好像沒跟法國的飯店說我們會晚點check in,這時候登機的時間快到了,大家都很擔心去法國要露宿街頭,於是一群人手忙腳亂的用公共電話撥打電話去法國,因為不會撥國際電話,一直無法撥通,好緊張!

還好我們在德國有個可愛的小天使Sasan,馬上打電話給她,拜託她幫我們跟法國聯絡,後來飛機也誤點,delay了半個小時才起飛,不過有了Sasan的幫忙,總算鬆了一口氣。

十點左右到達法國戴高樂機場,領完行李出機場,開始研究怎麼搭火車去市區,我們要先搭乘RER火車到某個地鐵站,再轉地鐵M13到飯店,今天晚上不知道怎麼回事,RER居然免費,就這樣賺到一趟。不過也因為這樣,我們到達地鐵轉接站時,發現進去地鐵站還需要票。可是我們還在站內,沒地方買票,那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,車站的櫃臺幾乎都關了,我們看到一個高大的黑人,手臂上戴著臂章,於是鼓起勇氣去問他要怎麼買票。他對於我們居然沒買RER的票,就坐到這裡感到非常訝異,他叫我們直接走出站,去外面買票。(搭乘RER出站的時候要把票放進出口,才能出去)可是售票機只能投零錢,偏偏我們都沒剩零錢(打電話用完了),真不知道要去哪裡買票時間越來越晚,又聽聞法國有暴動,那時候真的很擔心,還好遇到警察,他告訴我們那裡有櫃臺可以買票,才順利搭上地鐵。

我們拉著行李,轉地鐵時還要爬樓梯,上上下下真的很辛苦。出地鐵站又走一段路才到飯店,到達飯店時已經十二點多了。而且check in之後,看到房間那麼小,心情真的很blue,法國巴黎給我的第一印象就是:亂、髒及小,那時候真的好想回家或是回去德國喔~

kinik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